欢迎来到红杏书库

红杏书库

当前位置:

[人妻熟女]女大学生羞耻露出的一天 1-9 (1/2)

时间:2021-11-13 01:14:08出处:人妻熟女阅读(11)

(五)罪咎中的兴奋

  10:13AM

  一小时前,家怡还是个衣着整齐、外表清纯的女大学生,但不经不觉已经脱
光光的在医院游蕩了差不多一小时,一向守身如玉的她,连稍为性感的衣着也鲜
有尝试,想不到今天竟然要在陌生的环境长时间裸露身体,而且还要被一个又一
个素未谋面的人看见,这一次狼狈而尴尬的经历肯定令她永志难忘。

  先是Amy和霞姐,跟着是小婷,原来已经在三个人面前彻底地裸露过,幸
好都是同性的,还不至于太过难堪,但后来竟然连两名医院的男杂役也看见她的
裸体,虽然是三点不露,但已足教家怡羞得满面通红,甚至不知所措,以致不满
和反抗的意思也不能表达,白白让两个陌生男人饱了眼福。

  现在小婷又向家怡提出了一个更大胆的建议:裸体由4楼走到6楼,而且将
要面对一个叫David的男人,但这还没有计算途中可能会遇到其他人,试问
这样的建议怎样能令家怡接受得来呢?

  然而小婷再一次的鼓励她:「你想一想,刚才不是由5楼来到这里吗?而且
你又那么聪明机警,连一班维修工人也能给你避过了,相信去6楼超声波室绝对
难不到你的,说不定Amy已经在那里为你準备了衣服,你快些上到去便可以不
用赤身露体了。」

  家怡:「先前逃过被维修工人发现是侥倖而已,下一次未必这么好运的,我
怕在楼梯会再遇到其他人,那时我全身赤裸,又无路可逃,必定羞死了。」

  小婷:「别想得太坏吧,刚才的情况未必会重演的,我也经常走后楼梯当作
捷径,省了等升降机的时间,实在很少人会使用的,我这一年来在后楼梯碰见的
人算起来连三个也没有,彷彿是我的私人通道似的,你应该不会那么好彩数,一
天内两次都碰见人吧,哈哈!」

  家怡开始有点儿激动了:「不怕一万,只怕万一,我不会再赤身露体的四处
走,我宁愿放弃余下的检查了。你帮我找Amy吧,叫她把我的衣服拿来给我,
我不想再出丑了,要我脱光衣服在医院走来走去,像个疯妇似的,我真是接受不
到啊!」

  小婷:「你先冷静点,我要告诉你,即使你现在不去6楼检查,也不可能在
这里等Amy的,我先前已经说过,10时15分,即是两分钟后会有清洁工和
技术人员来进行例行清洁及保养检查,那时就算你不介意给他们看,他们也必要
求你离开这房间的!他们随时会到的,我劝你还是快些离开这里,否则他们全都
入来了,那时你便真的会当众出丑。」

  家怡乱了:「怎么办呀?我这样子怎可能走到6楼那么远?我真的很怕!」

  小婷:「别怕!我陪你吧,现在时间无多,先到后楼梯再说吧,一会儿清洁
工和技术人员来到走廊的话,我们便出不了去。」

  小婷一边说一边拖着家怡的手打算离开房间,而家怡听到小婷说会陪着她,
彷彿感到多一点的保护,加上当下的她确实是六神无主,于是便由得小婷摆布,
被她的手拖着步出X光室,再一次赤裸裸地回到医院的走廊之上,而公开地方裸
露的羞耻感觉亦再一次侵袭身无寸缕的家怡。

  这一刻,赤裸而无助的家怡唯一可以倚靠的就是眼前的小婷,一位相识不到
二十分钟的陌生人,所以她不其然地紧紧捉着小婷的手,害怕小婷会离她而去,
把她丢弃在冰冷的走廊上。

  小婷领着家怡步出了X光室,然后右转向着楼梯门的方向走去,才走了两三
步,前面的第五个房间忽然有人开门出来,原来正是三名清洁工人,他们似乎已
经完成了该房间的清洁工作,正準备前往X光室。

  走廊上突然多了三个人,而且正向自己的方向走过来,家怡害怕得想即时逃
回X光室,但小婷却捉紧家怡的手,没有让她走开,而且继续向前行,速度亦加
快了,好像完全没有考虑到身后的家怡是全身赤裸似的。

  家怡挣扎着低声说:「别再走了,会被他们看见的。」

  小婷压低声音对家怡说:「我们走快一点,只要比他们早些到楼梯门口便可
以,我挡在你前面,他们距离又这么远,不会发现你没穿衣服的。」

  家怡:「怎么可能啊?不如回去吧?」

  小婷不耐烦说:「不信我的话,我现在就走,你自己解决吧!」

  家怡一听到小婷要离弃她,立即态度软化,哀求道:「一切都听你的,别抛
下我。」

  小婷:「信我吧,就到了。」

  刚刚安抚好了家怡,从远处迎面而来的三名清洁工人隐约认出小婷,其中一
名上了年纪的男工便礼貌地打了个招呼:「早晨,莫小姐,今天要上班吗?」

  小婷简单回应:「早晨,发叔,我有事,先走了。」于是便小心翼翼地拖着
家怡加快速度的走到楼梯门口。

  小婷对家怡说:「你先走,我在这里守着。」

  家怡还来不及反对,便被小婷推了出梯间,赤身露体地重游旧地。后楼梯的
低温及冷冰冰的地板又再一次的提醒了家怡,她的处境极其危险,因为上层和下
层都可能随时有人出现,看见她的裸体。

  成功让家怡推门入了梯间,小婷却没有跟随入内,但也没有离开,她似乎真
的是想守住门口,希望确保没有其他人能够进入后楼梯。

  家怡全裸站在梯间,不知如何是好,慌忙之下便拍打梯门,希望小婷能陪她
一起。小婷见家怡失了理性,恐防她惊动其他人被发现,便开门进入梯间,对她
说:「你傻了吗?这么大力拍门岂不是叫其他人都来看你没穿衣服的样子吗?」

  家恰:「我真的很害怕啊,我什么地方也不去了,你随便找件衣服给我穿上
吧!我不要赤裸裸的被人看见……不如你脱一件衣服给我吧,一件便足够了。」

  小婷:「你先冷静下来,这里没有人,别怕。你看看我吧,我身上哪有多余
的衣服可以给你,难道要我只穿内衣裤出去吗?」

  其实小婷的确是爱莫能助,因为今天是週末,所以她的衣着也是非常简单,
只是一条及膝长度的连身裙,相信裙下就只有乳罩及内裤,实在没有可能脱下任
何一件给家怡。

  小婷:「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,不如到了6楼再说,Amy应该已经安排好
的。」

  家怡沈默了片刻,忽然响起了清澈的电话铃声,划破了一瞬间的死寂,原来
是小婷的手机响了,两人都被吓了一跳。小婷稍为回过神来,看了看来电显示,
说:「是David啊,我先听听。」并示意家怡不要作声骚扰。

  小婷:「我是小婷,有什么事找我呢?」

  David:「Amy对我说,她有位朋友赶着做超声波扫描,我等着见时
间都过了她还未到,便打个电话给你,看看她的朋友是否已经离开了你那儿。」

  小婷:「我们快到了,正在后楼梯上来,你开门给我吧,见面再说。」

  小婷对家恰说:「我们现在就上去吧,David是个好人,一定会帮到你
的。」

  家恰:「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可以让人看见?而且还是个男人,我才不会去
呢!」

  小婷:「我们在医院工作的,有什么没见过呢?裸男裸女实在见不少了,哪
会少见多怪,你放鬆一些,大方一些,可能大家到时反而没有那么尴尬。跟着来
吧!」

  家怡没有说话,似乎认同了小婷的讲法,于是小婷便拖着家怡往6楼进发。

  10:17AM

  全身赤裸的家怡由4楼步行到6楼,这种在公众地方裸露的滋味令她极不好
受,心理上不但要承受着随时被人发现和看光的压力,身理上的变化也令她感受
到前所未有的屈辱,因为刚才在走廊等候入X光室时的感觉又再次出现,因低温
而变硬了的乳头,就像两粒长长的粉红色葡萄,在经历后楼梯冷风的吹扫下,令
仍是处女的家怡贸忽然产生出一种不应该且带有罪恶感的兴奋感觉。

  越是往上走,这种带有罪恶感的兴奋感觉便愈发强烈,不单来自乳头,连经
过凉风挑逗的下体也开始生出另一股不亚于前者的兴奋。家怡已是大学毕业生,
当然明白是什么一回事,只是她不明白为何会发生在此时此地。

  家怡双脚开始发软,走得越来越慢,她实在不敢相信,在医院的公众地方赤
身露体竟然会令她的身体有这种发情的反应,她一直认为这是变态的露出狂才会
有的,所以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也是如此,此刻她的内心只好拚命地否认。

  小婷见家怡越走越慢,觉得有点不对劲,便回头问一问家怡:「你没事吧?
怎么走得这么慢呀?」

  其实家怡已开始控制不了自己体内那股强烈的兴奋,酸软的双腿更连站也站
不稳,在小婷一问之下意志更突然鬆懈,令原本吃力地紧合着阴唇的一双大腿宣
布失守,在小婷的面前,家怡的下体竟然滴下了两滴淫水在地上,看得小婷一时
之间说不出话来。

  小婷指着地上的水点,又指着家怡:「你……是什么一回事?」

  家怡虽然极其尴尬,但一点急才仍在,她当然不好意说出实话,便胡扯说:
「我很急啊,我想小便。」

  小婷开始生气了:「你早不来,迟不来,现在说要小便!我到哪里找厕所给
你?」

  其实家怡根本就不是尿急,所以说:「不打紧,我还可以忍的,到了6楼才
去厕所也可以。」

  小婷:「6楼的厕所仍未维修完,所以全都封闭了,要上厕所的话,只可以
使用5楼的。」

  家怡即时想起自己的衣服都在5楼的更衣室,如果可以回去取回衣服,岂不
是无需再继续裸体示人吗?她随即问小婷:「那么我想先去一去5楼的厕所,然
后才去超声波室,可以吗?」

  小婷:「不可能的,后楼梯的门必须有人从走廊外才可以开得到,所以才要
David帮手开门,没有人帮助的话,我们在梯间是不能进去的。」

  小婷续说:「如果真的要去5楼厕所,必须先上到6楼,出到走廊,再乘升
降机到5楼才可以,你这样光着身子,还可以乘升降机吗?」

  一瞬间,家怡的脑海里幻想着自己一丝不挂地走过6楼的走廊,再步入升降
机,然后……那股伴随着羞耻的兴奋感觉又再侵袭家怡,淫水亦再一次滴在静寂
的梯间地上。


               (六)

  10:19AM

  小婷看见家怡又流出了「尿液」,以为她真的非常尿急,紧张起来:「Oh
No!看来你快忍不住了,怎么办呀?你不可以在这里小便的,我还是带你去厕
所先解决吧!」

  家怡:「你不是说过要乘升降机到五楼才有厕所吗?我全身赤裸,怎么可能
呢?万一升降机内有人我便完了,不可以的。」

  小婷:「难道你在这里小便吗,你都急得滴出来了,还在装什么强?」

  家怡:「也总不能赤条条的在外面到处走,我宁愿在这里忍到失禁也不会如
此羞家地走出去。」

  小婷:「反正你不是已经预算了赤裸地到六楼检查的吗?只不过再多乘一程
升降机而已。」

  家怡:「你说得倒简单,现在没衣服穿的是我,你会明白我有多尴尬吗?你
试试全身赤裸的站在这里,我看你一分钟也支持不住。」

  小婷有点生气了:「我是来帮你的,怎么变了来受你的气!我见你急得如此
辛苦才好心替你想个法子,你不想去厕所便别去吧,别说到我像在害你似的。」

  家怡:「你叫我赤裸裸地去乘升降机,跟害我还有什么分别?若真的有心帮
我,便借你的衣服给我穿吧!」

  小婷:「不是跟你说过了吗!我没有多出的衣服可以借你了,难道要我在这
里脱光吗?」

  家怡:「你不是说今天很少人出入,这梯间很安全的吗?你可以借衣服让我
穿上先去厕所解决了,然后便可顺道往更衣室取回衣服,到时我再回来这里把衣
服还给你。」

  小婷:「要我脱光了在梯间等你回来?太荒谬了!我接受不到。」

  家怡:「你用不着脱光的,只需要把连身裙借给我便行了,你还有胸围和内
裤,比起现在我一丝不挂好得多了。何况你不是说这梯间很安全,应该没有人会
发现的吗?」

  小婷:「话虽如此,若给我的同事看见我只穿着内衣裤的话,哪还有面目在
医院里继续工作!」

  家怡:「你看你多么自私,自己让别人看到穿内衣裤的样子便不得了,但就
口口声声说没有所谓的叫我赤身露体地到处走!」

  小婷:「你……在这里没有人认识嘛!我却是这里的员工,人人都认得我,
怎么可以相提并论?」

  家怡:「原来在没人认识的地方就可以赤裸裸的让人家看,那么你为何不到
兰桂坊裸跑试试看?那里应该也没有人认识你。你就是口讲天下无敌,做起来却
有心无力!」

  小婷说不过家怡,但真的生气了:「总之我不会借你衣服,你脱光光给多少
人看全相是你的事。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,一:就是乖乖的跟我到六楼继续你的
检查。二:我立即走,你自己一个人上去!」

  家怡心知惹怒了小婷绝对没有好处,若她真的弃下自己不顾,那便不堪设想
了,于是态度也软化了下来:「对不起,我一时情急才说了斗气话,你一直在帮
我,我应该感激你才是。」

  小婷还未下了刚才那口气:「不用那么卖口乖了,我可是个非常自私,口讲
无敌,做就无力的人,说不定我一会儿便把你拖到医院大堂赤裸示众,再叫保安
员把你送到警署。」

  家怡心里一寒,彷彿感觉到小婷随时会将刚才的说话付诸实行,连忙再赔个
不是:「小婷,对不起啊!你那么好人,又帮忙我,我实在不应该如此说你的,
原谅我吧!」

  小婷终于开怀了一些:「怎么了?现在还需不需要去厕所?David应该
已经在梯门口等我们,快些上去吧!」

  家怡经过刚才一吓之下,下体的「滴水」现象自然已经不再,而且也不敢再
提去厕所的问题:「还支持得住,不用去了。好吧,现在只好见步行步啦!」

  此时,家怡低头看了看自己浑身赤裸的躯体,又再一次意识到梯间的冰冷感
觉,一股寒意亦由赤着的双脚和耸立的乳头侵袭她的身体。而当她想到不久便要
全裸面对一个陌生男人,让他看光自己的身体,她更加感到没比的羞耻,不知如
何应对。

  一步一步的往上走,心情变得愈发紧张,出于少女的本能,家怡的手开始寻
找着适合的摆放位置,希望可以将自己裸露的身体部份减至最少,可惜家怡也自
知无论如何设法遮掩都是自欺欺人,赤裸裸就是赤裸裸,在别人眼中亦只是一名
身无寸缕的裸女。

  家怡尝试以以双手遮掩重要部位,可惜还是于事无补,虽然右手在胸前掩着
一双乳头,左手则遮挡在两腿之间,勉强地不至于三点尽露,但仍有为数不少的
阴毛露了出来,无论家怡的手怎样左移右放,仍然是挡不住下体的春光,家怡此
刻有点恨自己为何不早早趁着夏天便修剪一下体毛。

  终于到达六楼的梯门了,短短十多级楼梯身的路程,足以令家怡精神上受到
难以言喻的折磨。面对着通往医院走廊的门口,知道自己即将要走出去这条任何
人都可能随时经过的通道,自己身上却连一件衣服也没有,而且还将要赤裸着身
子跟一个陌生的男人走到不知多远的房间,途中会发生什么事呢?会有更多未知
的人出现吗?这一切都使家怡紧张得想打退堂鼓。

  小婷:「到了,我先打电话给David,看他是否已经在门外守候。」

  家怡开始加倍紧张,整个人不自觉地瑟缩在小婷的背后,希望她可以帮忙挡
着自己赤条条的丑态。

  电话接通了,小婷拍拍家怡的肩头示意她放鬆下来:「是David吗?我
是小婷,我们已经到六楼了,现在楼梯门外,你在哪?」

  David:「我快到了,稍等一会,十秒内到!」

  小婷:「现在走廊有没有人?」

  David:「有!」

  小婷:「有多少人?」

  David:「有一个!」

  小婷知道走廊还有其他人,大为紧张,急问道:「谁?是男还是女?在做什
么?」

  David:「一个男人!就是我,正在跑。」

  小婷:「衰仔!老是在耍我,欠揍。说认真的,除你之外,应该没有其他人
吧?」

  David:「没有了,整层楼就只有我一个人,可以放心。我到门口了,
是否现在就开门?」

  小婷:「这还用说吗?两位美女正在等着你,其中一个更是裸体的,你走运
喇!」

  家怡听到小婷拿她的丑态来开玩笑,令她羞得满面通红,双手更加用力地企
图力保三点。

  David:「裸女!你认为我还见得少吗?除非裸体的是你,那就值得惊
喜了!」

  小婷:「你想得美!别废话了,快点开门吧!」说罢已即时终止通话。

  同一时间,楼梯门动了,家怡显得非常紧张,继续瑟缩在小婷的背后。门继
续徐徐地打开,门隙之间出现一位架着眼镜的年轻男子,应该就是David,
他个子不高,长相也不太帅,但却有着亲切的笑容。

  David看见小婷和家怡,首先开腔打个招呼:「嗨!小婷。」然后再望
向小婷身后的家怡,又是一个亲切的笑容:「这位应是周小姐了,Hello!
你好。」

  David很有礼貌,完全不像是电话中说话轻佻的小子,他由开门至今,
从没打量过家怡的身体,一直都只望着家怡的眼睛说话,彷彿没有发觉眼前的美
女是全身赤裸。

  David这样的态度令家怡有点错愕,因为她以为自己的裸体一定会引起
别人的好奇和注目,尤其是男人,但David如此从容大方而有礼的态度实在
大出家怡意料之外,所以亦令她沈重而恐惧的心情大大缓和。

  家怡虽然一下子放鬆了少许,但始终仍然意识到自己是一丝不挂,所以家怡
本能上仍是极力保持住三点不露的姿势,但这样的裸露姿态配合其羞涩的表情,
实在比任何三点尽露的AV女优更见得性感、诱惑和刺激。

  家怡长大至今,哪曾试过赤裸裸地站在另一个男人面前,她此刻的羞耻感觉
已经透过通红的脸颊完全反映出来,但她尚未至于呆到说不出话来,仍可礼貌地
回应:「你好,叫我家怡好了,不用周小姐那么客气。」

  小婷:「是啊,我们也是今天才认识的,我也唤她做家怡,她是Amy的朋
友。」

  家怡:「是啊,本是Amy替我安排今天检查,但现在找不到她了,幸好有
小婷在。」

  David:「Amy被上司召往处理一些急事,不过她已经向我交待了你
余下的检查项目,她办妥了手头上的工作便会找你,别太担心。」

  小婷:「别说那么多了,她已经比原定时间迟了,快点去你那部门吧,不是
十五分钟后便要关闭进行清洁吗?到时人多了便麻烦。」

  David:「没错,你们快点跟我来吧!」

  David话刚说罢便推门出去,小婷也紧随其后,但家怡却有点犹豫,裹
足不前,不好意思地问:「就这样子出去吗?会不会突然有其他人?要走多远才
到?」

  David停下步来,回望家怡:「正常情况下,外面应该没有人,至于走
多远呢?其实距离这门口第四个房间就是了,而且有我和小婷在照顾你,不会有
事的。」

  由于小婷已经走前了数步,全裸的家怡变得完全没有遮挡,雪白的身躯正式
坦露在David面前,一直极力保持目不斜视的他也不禁由上而下快速地扫瞄
了家怡的身材一眼。家怡一下子在人前彻底地裸露,当然又惊又羞,即时尖叫了
一声:「不!」惊叫的同时,害羞得蹲下来蜷曲了身子,希望减少身体的暴露部
位。

  David也知道这举动实在并不太好,所以急忙道歉:「对不起……但你
真的太美了,我才忍不住偷望。」

  此时小婷也回过头来,看见家怡既无助又惧怕的样子,同情之心油然而生:
「不用怕啊,David是个好人,他不是有心令你难堪的。试想想,你这么漂
亮,又没有穿衣服,正常男生怎可能视若无睹?」

  家怡有点激动的说:「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,但我真的很害怕,我不能接受
自己脱光光的样子让人看见,我面对不来!我什么地方都不想去,我不要这样子
走来走去丢人现眼,就让我留在这里好了。」

  小婷上前安慰:「裸体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,何况你样子美,身材又好,别
人看见都只会讚歎和欣赏而已,你应该为自己的身体感到自豪而不是羞耻。」

  David:「小婷说得不错,人出生的时候不就是赤裸裸的么?人体的美
是最自然的,有些人一看见裸女便色迷迷,这是他们的思想有问题,裸体不等于
色情,裸露亦不等于淫蕩。」

  家怡听到他们的说话,觉得颇有道理,激动的情绪稍为平伏下来,一面疑惑
地望着David。

  David见自己的伟论竟然收到意料之外的效果,于是继续发挥:「正如
我刚才看见你的身体,我完全是被你的美态所吸引,绝对没有非份之想,也联想
不到任何淫秽的意念,更加没有因此而认为你是个淫娃或变态暴露狂。我只是在
讚歎你的身体是百分百的上天杰作,是一件活生生的艺术品,就好比外国的人体
雕塑,真实地表现出人体的线条美,只有无知的人才会认为那些是不雅的!你拥
有美好的样貌和身材,根本就是上天给你的恩赐,应该为此而自豪,不应该埋没
了它。」

  家怡被David这番言论哄得心里由害怕变为欢喜,因为她一直也知道自
己是个美人胚子,但得到的讚赏却并不多,多年来别人大多是着眼于她的成绩和
才干,少有讚赏她的外在美,加上一向端庄朴素的装束,被人当面地讚美自己的
身材更是绝无仅有。

  但今天的一次意外裸露,家怡虽然不情愿地被几个人看见自己的身体,然而
却不约而同地得到他们的欣赏,她内心对裸露的恐惧亦大大减低了,相反地,裸
露还带给她一些从未试过的满足感,也可能是虚荣感。

  小婷见微知着,看见家怡的神态有所改变,知道David的话管用了,立
即打蛇随棍上,一边上前搀扶家怡站起身,一边鼓励她说:「来吧,站起来,鼓
起勇气大大方方地走出去,即使有人见到也不用怕。」

  家怡重拾精神的站起身,虽然仍是赤身露体,但已经比之前一刻自然得多,
但赤裸裸地站在两个今天才相识的人面前,而且人家则穿着整齐,自己却身无寸
缕,始终是难以克服的心理关口,所以家怡的姿势仍然是有点保留,双手继续抱
在胸前,遮掩住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。

  小婷:「现在David先走在前头,你跟着他,我则在你后面,这样应该
安全多了,有什么事也有我们挡着。」

  家怡深呼吸了一口气:「好吧!」

  David再次推开楼梯门,走廊的光线令家怡感到自己将要曝光于全世界
似的,心跳也急促起来,原本已消失了的紧张心情又再一次回来,但家怡努力迫
自己硬着头皮往走廊踏出勇敢的一步。

  成功了,家怡正式踏上她的裸体旅程的另一阶段。

  在医院大楼的六楼走廊,一个全身赤裸的年轻美女正一步一步地走向西翼的
房间,这香豔刺激的一幕实在是令人难以想像得到,但现在确确实实地出现了,
而且是出现在保安室的闭路电视上。

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,仅供参考,希望对您有帮助!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