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红杏书库

红杏书库

当前位置:

[人妻熟女]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(96-100)

时间:2021-11-12 01:17:21出处:人妻熟女阅读(11)

此时的思建也很纠结,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,如果他的身体突然移开后,可心突然夹住双腿,如果再挣扎起来,思建可能又要少不了一番麻烦,可心毕竟是一个成年人,就算身体再柔弱,思建要再次製服可心,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。而可心此时也显得很慌乱,他虽然面色潮红,眼中带着情慾,但是表情还是显得十分的拒绝。从这一幕可以看的出来,可心和思建使人之间的性爱还没有达到顺其自然的地步,似乎每次性爱的发生都有一定的前提。而今晚可心如此的拒绝思建的求欢,最大的原因或许是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,是我和她之间的特殊的纪念日,而她不想,至少在今天不想做出背叛我的事情,结婚纪念日和出轨背叛放在一起,会增加她内心的愧疚和矛盾。

正在思考纠结的思建突然眼睛一亮,不知道他到了什么,只见他的双手突然下移,摸到了可心的膝盖处,双手勾住了可心的脚弯,双手用力往上一提,可心的双腿就被思建提了起来,因为可心刚刚已经放弃了双腿的挣扎,毕竟思建的身体夹在她的双腿之间,她怎么夹紧也没有用,双腿没有任何的力气,猝不及防的被思建提起。而思建提起的速度很快,也很稳,提起可心的双腿后,思建的上半身前倾,可心抬高的双腿被思建瞬间跨到了肩膀上。而这样的姿势,内裤的阻挡就失去了作用。由于可心的双腿之间有内裤勾着,所以可心双腿的缝隙并不是很大,但是宽度已经超过思建的脖子,所以思建的脖子夹进了可心的双腿间,可心的膝盖压向了可心的胸前,这个姿势一下了了就让可心最隐私的部分暴露无遗。

“你……啊……”察觉到思建突然把她双腿抬起,而可心事先根本就没有想到,等回过神来睁开眼睛的时候,思建已经把她的双腿抗在了肩膀上,自己的密穴和菊花已经彻底暴露在思建的眼前,而密穴正对着思建不断分泌粘液的龟头。可心睁大眼睛显得十分的慌乱,她刚开口说出一个“你”字,只是还没有说出下面的话,随着“噗嗤”一声空气被挤出的声音,可心接下来的话语换成了一声高昂的娇吟。

思建把可心的双腿抗在肩膀上后,等可心的密穴暴露出来,思建没有任何的停顿,在抬高可心双腿的时候思建似乎掌握好了抬腿有高度和角度,可心的臀部因为双腿的抬起而离开床边,密穴的位置也相对提高。一切好像思建事先经过计算,抬腿,挺胯……一切动作行如流水,思建的龟头抵住了可心的密穴,龟头带着粘液分开了可心两片已经湿润无比的阴唇,把阴道口分开到最大,最后随着一声空气被挤出的声音,思建鸡蛋大小的龟头瞬间被可心的阴道吞没,阴唇分开最大吞入龟头后,再次回缩裹住龟头后方的冠状沟,两者之间显得是那么的契合。

“你……停下……啊……”察觉到自己的密穴已经失守,但是思建还没有深入,可心想一夹紧双腿,但是双腿被思建的脖子和肩膀隔住,想起身,奈何自己的膝盖此时已经抵在自己的胸部之上,自己的膝盖把丰满的胸部压的扁扁的,根本没有一丝起身和逃离的机会。可心慌乱无比,一边忍受着密穴传来的点点充实的酥痒,一边出口拒绝道,但是她刚刚断断续续说出三个字,就再次被思建的行动打断。

“噗哧……”随着空气再次被挤出的声音,思建将近二十公分的阴茎瞬间插入可心的阴道之中,“啪……”随着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响起,思建的胯部和可心的臀瓣实实的撞击在一起,没有一丝的缝隙,而思建胯部原本坚挺粗长无比的阴茎,此时已完全消失在可心的阴道之中。

此时我站在门外,目睹了整个可心被思建插入的过程,我此时想流泪,奈何刚刚负眼泪已乾了,我此时身体颤抖,嘴唇颤抖,心痛的让自己似乎无法呼吸,我努力保持着站立的姿势,不让自己瘫软在地上。我看到了,亲眼看到了自己心爱的妻子被另一个异性给插入,无套毫无阻隔的插入,完美的失身。这一幕,也把我所有的幻想和最后一丝希望给破灭了。我此时没有任何的想法,有的只有痛心和绝望。

“你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”随着“啪啪啪……”的肉体撞击声响起,可心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也开始响起,肉体的撞击声,可心的呻吟声,思建粗重的喘气声,都从门缝里传出来,传入我的耳朵里,让我听的是无比的清晰,而这一幕的画面,看在眼里显得那么的剌眼。思建插入后,没有给可心再次说话拒绝的机会,上来就是大刀阔斧的抽送,而且利益于他阴茎的长度,他前后抽送的幅度很大,而且还能保证阴茎不从可心的蜜穴中滑出。思建用力很猛,似乎很快,胯部不断撞击着可心的臀瓣,把可心的臀瓣撞击出一阵阵臀波,没用几下,可心雪白无比的臀瓣就变得通红一片,彷彿被人抽打过一样。

“吧唧吧唧吧唧……”俩人性器交合的地方不断发出粘粘的水声的摩擦声,俩人的爱液经过了几次摩擦后逐渐变成了白色,像浓浓的牛奶一般,顺着俩人的结合处滑落,顺过可心微微颤抖收缩的菊花,流到可心的尾椎骨,最后滴落沾染到床单上。看着俩人交媾处那不断分泌的液体,我知道那些液体不全是思建的,应该说只有一少部分属于思建,大部分都是可心的阴道分泌的,而身体的表现说明了一切,可心虽然刚刚一直在拒绝,但是身体已经十分的需要了。

“啊啊啊啊啊……轻……啊啊……轻……一点……啊啊啊……轻……”可心似乎受不了思建这种大幅度的抽送,和这么猛烈的力度,所以此时不由得出口“求饶”道,而此时可心的话锋转变了,由拒绝变成了商量。虽然可心出口让思建轻一点,但是可心那不断分泌的淫水,大声快速而急促的呻吟,都出声了她,她的身体已经表现出了最真实的反应。

思建没有理会她,一边抽送着,一边伸出双手移到可心的双腿上,一边抽送一边把可心的内裤从双腿上摘了下来,而这个过程中,可心的双腿必然要离开思建的肩膀一段时间,而这段时间里可心没有夹紧双腿,甚至没有其他的任何拒绝的动作,任何思建为所欲为。随着可心那条性感蕾丝内裤落地,可心的下半身终于失去了所有的束缚,而可心的双腿终于可以叉开的更大一些,思建再次把可心的双腿抗在肩膀上,没有了内裤,抽送交媾的更加顺畅了。

看着可心这个样子,我知道可心今晚已经是思建的菜了,不会从他的嘴边溜走。我已经不想再看下去了,我的心已经绝望,已经窒息,我艰难的走向了门口。而走的过程中,使人的交媾的声音不断冲进我的耳朵里,是那么的疯狂和激烈,我用手打开放开,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此时已经被俩人性爱的交媾声音给淹没了,我走路和开门没有任何的掩饰和压制,但是却没有打扰到屋里正在疯狂乱伦交媾的母子二人。

我最后回头看了一眼那微微裂开的门缝,听着里面不断传出的性爱声音,我没有了希望,在我走出房门最后一刻,我从口袋里拿出了给可心买的钻戒,还有我的那份任命书,这两样东西本来我是打算送给可心的礼物,本来打算至少和她过完这个纪念日。但是一切都没有意义了,我把钻戒和任命书放在了门口的鞋柜上。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家,我关闭了房门,走出了房子,一切声音都被阻断了,这个家已经不再属于我,我从这个家里拿走了唯一的物品,就是我的父母的灵位……

我浑浑噩噩的走下楼梯,在下楼的时候我走的很慢,此时我完全是昏昏沈沈的,脑海里不知道再想着什么,我的脚下数次踩空,差一点就摔倒了。我的怀里用衣服包裹着我父母的灵位,我本来是一个孤儿,有了可心的陪伴后,让我有了家的感觉,如今这一切又再次失去了,我似乎又回到了童年,父母双亡,最后吃着百家饭长大,受过许多人不曾受过的苦,如今自己再次成为了孤家寡人。

走出了单元门,我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抬头仰望着漆黑的星空,我回想自己到底造了什么孽,我虽然不敢说自己是正人君子,但是我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哪怕在公司对待同事和下属,都争取做到最后,甚至连该得到的东西都会分享给另人一部分,我答应凤君临终的嘱託,没有想到带回家一头白眼狼,弄得我现在家破人散,一无所有。没有想到我会有今天的下场,人们都说好人有好报,为什么我会得到如今的报应?

我走出小区大门的时候,我回头看了一眼我家的单元楼,正好能够看到思建房间的窗户,此时房间的灯还亮着,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间的窗帘已经拉上了,记得刚刚的窗帘只拉上了半个,或许俩人此时已脱去所有的衣服滚在了床上,为了保密而拉上了全部的窗帘。看着思建亮灯的房间,刚刚可心的呻吟声,思建粗重的喘息声,淫水摩擦的吧唧声,肉体的撞击声,一切彷彿都在耳边迴响。

我拖着身体走在大街上,我漫无目的,就像一具行尸走肉。我没有开车子,车子还停在小区单元楼下面,家里还有一把备用钥匙,我不想带走家里的一切,就都留给可心吧,就当做她这些年对我不离不弃的报答。我站在大街上,手里楼紧了我父母的灵位,我不知道该何去何从。我把父母的灵位用衣服再次包紧,之后像背包一样把父母的灵位背到后背上,就像一个背井离乡的独行侠。

绑好灵位后,我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门市,是一家经常去购物的便利店,我走进便利店里,买了一打罐装啤酒,店家和我正常打着招呼,但是我把钱扔下后就走出了便利店,背后留下的只有店家异样的眼光。我打开一罐啤酒,一边喝着一边走着,遇到路就走,遇到拐角就转。我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,此时我已经喝了半打的喝酒,一打啤酒12个,我已经喝了六个。

当我打开第七瓶啤酒的时候,已经走到了通江大桥上,我走在江边的人行横道上,今天的夜很冷,江边大桥上人流很少。我因为喝了很多酒,所以没有感觉到很冷,只是感觉到全身发热,我的酒量还是很好的,但是今晚只喝了几罐啤酒就感觉到脚步轻浮髮飘了。而且拎着啤酒的感觉到很累了,于是我就跨坐到江边大桥的水泥墩子上。我坐在冰冷的水泥台上,脚下就是滚滚江水,我全然不顾旁边的危险蔡牌,就那么坐在上面。

我一罐一罐的喝着啤酒,如果喝醉了,我就一头栽进桥下滚滚的江水里,死了一了百了,江水把我的尸体沖走,冲到哪儿就算哪儿,父母的灵位陪伴着我,就让我去天堂找寻自己的父母。当我打开最后一罐啤酒的时候,我裤兜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还是可心为我设定好的铃声,一直没有改变过。我把最后一罐啤酒放到了水泥墩子上,费力的掏出了手机,我看到来电显示,是可心打来的。出差这么久,都是我主动给可心打电话,可心前段时间还每晚试探性给我打电话,之后就没有再给我打了,现在竟然主动打来了。

我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时间,距离我离开家已经过去了大约两个小时了,或许此时的母子二人已经结束了火热的性爱交合,或许可心发现了什么?发现了钻戒和任命书?还是说还没有发现,只是可心突然心血来潮试探性的给我打电话?

我没有接电话,而是低头看着电话的屏幕傻笑着。等了大约一分钟后,电话自动挂断了,电话挂断后,可心的来电再次响起,我乾脆把手机放到了旁边,拿起啤酒再次喝了起来,此时我已经醉的无法坐稳了,身体前后摇晃着,随时都会一头栽进冰冷的江水里。手机铃声等了一会后消失了,之后再次响起,挂断,响起,挂断,都是可心打来的。最后一次挂断后,我的手机竟然来了一条短信,我已经没有了看短信的习惯,现在手机来短信大部分都是系统垃圾信息,但是这个敏感的时候,我还是拿起手机打开了短信,是可心发来的,字数很少:老公,求求你了,快接电话……

看到这里,我知道,可心发现了我留下的东西,她知道我刚刚回过家了,一切都被我留下的东西给打破了。只是我心已死,还有接电话的慾望吗?接电话后,我又能和可心说什么呢?刚看完短信,可心的电话再次响起,我喝下了最后一口啤酒,之后把手机扔到了江里。在去年我过生日的时候可心买了这个苹果手机作为送我的生日礼物,她帮我设置了屏保和铃声,这个手机是我最珍惜的东西之一。如今,它随着我的过去,一起被我抛进了江里。手机慢慢的下落,最后消失在滚滚的江水中,在入水之前,手机的屏幕还亮着,铃声还响起,随着手机入水,也断绝了我和可心的联繫。

我晃了晃头,之后转身下了墩子,我没有掉下江水,或许是上天给我最后了丝怜悯,没有收掉我这条烂命。我摇摇晃晃的走着,感觉到意识越来越模糊,此时人行街上没有了人影,只有偶尔穿梭的汽车洪流,此时天气很冷,已经到了深夜,但是我的心更冷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终于坚持不住了,我躺在了冰冷的地面上,因为我此时太累了,身体累,心更累,这些天的氖疲倦在这一刻藉着酒意爆发出来。

我没有力气起身,身下是冰冷的地面,我睁着眼睛不让自己睡着,我看着星空。我不确定自己闭上眼睛后还会不会醒来,喝醉冻死街头的人数不胜数,我会不会成为其中的一员?我努力不让自己闭眼,就是为了多看这个世界一眼,我的脑海中回忆着所有的画面,我一边笑一边哭泣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一群嘻嘻哈哈的嬉笑声离我越来越近。当那些人走进了,发现是一帮染着花花绿绿头髮的小混混,他们对于我这个可怜人没有露出怜悯神色,反而彼此对视一眼后,眼中闪过了一丝希望和兴奋。

他们蹲下来在我的衣服和口袋里乱翻着,完全不顾我的身体和状态,把我的身体把过来翻过去的翻着,把我的钱包,手錶等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都翻了出来。当这群小浊浊兴奋的离开的时候,我全身上下只剩下了衣服,还有我父母的灵位,再看到我父母灵位的时候,哪群小混混吐了一口唾液,感觉十分的晦气。当小混混走了之后,我费劲全力的起身,爬到了被那群混混扔远的灵位跟前,我不顾一切的把父母的灵位抱在怀里。刚刚那群混混翻我身子的时候,我没有反抗,完全就像一个失去灵魂的躯壳一般。

“呵呵……”我抱着父母的灵位傻笑着,此时我的心已死,没有忧伤,没有任何的情绪。正这个时候,一辆非常光亮的黑色轿车停在了我身边,我迷迷糊糊看不到轿车的牌子,但我却能够分辨出这绝对是一辆豪车,而车门打开后,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出现在我面前,我看不清楚女子的容貌。

“观音菩萨?菩萨显灵来求我这个可怜之人吗?”我转头看着那个离我越来越近的女子,一边流泪一边说道……


当那具身体离我越来越近,虽然我现在意识模糊,但是我还是慢慢看清楚那个“菩萨”的样子。风吹拂着脖子上的围巾,连同飞舞的衣摆,如同画卷中走出的人,带着倾城绝色的风姿。冰与火交织的双眸,青丝如瀑,白衣胜雪,冷豔的气质配上了倾国倾城的容颜。这个“菩萨”让我很面熟,难道自己以前拜过哪座庙?曾经看过她的塑像?我只有呵呵的傻笑着,此时的自己彷彿精神崩溃,没有任何正常的情绪……

我暂且忘记了自己,所有我来了;但请你抬起双眼,让我查看是否还有一丝往日的阴影仍未飘散,宛若天边那脱去雨珠的白云。

请暂且容忍我,若是我忘记了自己;瑰依然含苞待放,它们却还不知道,今年夏天为什么我们没有採集鲜花。晨星怀着同样惶恐不安缄默,晨曦被你的窗前的树枝缠住,就像在过去的日子一样。

我暂且忘记了时过境迁,所以我来了;我不记得我向你裸露心迹时,你是否转过头去使我羞愧难当。我只记得你哆嗦的嘴唇上欲言又止的话语,只记得在你乌黑的眼睛里的热情的影子一闪即逝,犹如暮色里寻觅归巢的翅膀。

我忘记了你已不再忆起我,所以我来了。

最后增加因为想念,所以我来了,因为不想你寂寞,所以我来了,因为你在这里,所以我来了。

一双冰冷的手抚摸在我的脸上,又似乎有几液体滴落在我的脸上,手是冷的,液体是热的,难道下雨了?但是雨水怎么会是热的?那个女子脱下自己的裘皮披肩,之后垫在了我的身上,裘皮披肩上还带着一丝体温,隔绝了与地面的冰冷,虽然这丝温暖可以忽略不计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内心却感觉到了一丝温暖。

我无法确切看清她的容颜,只是感觉到熟悉,因为此时自己强撑着不让自己昏迷过去,能够保持睁眼的状态已经十分的难得。不一会,只见吵吵嚷嚷的声音传来,我此时已经没有转头的力气,只能转动眼珠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,只见一帮黑衣人压着一帮小混混向我和这个女孩的方向走来。

“人都已抓回来了,一个都没有漏下……”一个黑衣人拘谨的站在这个女子身边,弯腰轻声汇报着。这个女人一直看着惨状的我,最后她面无表情,一股骇人的磅礴气势油然而生,衣裙无风而动,带着几分毫不掩饰的杀意,几乎是一字一句的轻声吐出:

“没有人能在本宫的面前伤害他,没~有~人!”混混每人用哪个部位动了徐建,就打断哪个部位。

“把抢下的东西都搜出来,混混每人用哪个部位动了徐建,就打断哪个部位。如果不坦白的,废掉四肢……”那个女子的眼睛一直盯着我,脸没有转一下,也没有去看那些小混混,只是说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在那些小混混求饶声中,他们被黑衣人带走了,最后声音越来越远,直到无法听见,但是过了不久后,却响起了几声惨绝人寰的惨叫,这几声惨叫持续了很久。我坚持了这么久,终于坚持不下去了,我虽然强撑着自己,奈何自己的意识慢慢的模糊,不知道自己是即将要睡过去,还是要昏迷过去,或者说即将死去。那些混混的惨叫随着我的意识消失而消失,紧接着我感觉到一阵轻鬆,彷彿自己随风逐流,自由自在……

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,睁眼是豪华靓丽的水晶灯,我巡视了一下房间,是一间很大的豪华房间,身上盖着洁白的羽绒薄被,上面还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清香,这股味道有一丝熟悉,但是想不起来,我只是觉得十分的好闻。这个陌生的环境让我此时有些分不清楚是梦境还是现实,我撑起身子,身体还有些虚弱,我靠在枕头上,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。正当我把手的时候,我发现手背上沾着一张创可贴,我把创可贴揭下,露出了一个隐约可见的针孔。这个针孔再熟悉不过了,这个时候我的意识也慢慢清醒,现在不是梦境,是现实,看着这个针孔,我知道我在睡梦中被人打过针。

我这是在哪儿?到底是谁救了我?为什么朦胧中看到的那个女人如此的熟悉?但是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?我靠在枕头上努力的回想着昨晚的一切,看到可心和思建温存,直到心爱的妻子被思建插入,俩人进行激烈的交媾……这个时候的自己清醒了不少,也冷静了下来。回想起昨天的情景,换做其他的男人一定会冲动的冲入房间去捉姦,之后暴打俩人,最后潇洒离婚。但是我没有,我做不到,不是我窝囊,而是我念及可心对我的情,对于凤君的愧疚,这一切让我选择了最温柔的方式,留下了戒指和任命书,那是我送给可心最后的礼物,也是变相的向可心坦白,可心肯定会看到钻戒和任命书,只要她不脑残,就肯定知道我回来过,而且还是在俩人偷情交媾的时候。

至于昨晚为什么我会在中途离开,那个时候的自己,彷彿身体不是自己控制的,完全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。或许自己的内心中害怕,看到可心被思建插入的一幕都无法接受,就更无法接受亲眼看到可心被思建内射的一幕,所以自己潜意识里选择了离开,也是一种变相的逃避。现在弄成了这个样子,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或许等自己康复,自己应该回家去面对,至少也应该完成自己和可心之间的离婚手续。

休息了一会,我也不知道自己休息了多久,这个空旷的房间没有来任何一个人,彷彿是一座空城,而我就是这座空城里唯一活着的人类。我的目光看向了床边的柜子,柜子上摆着一些零散的物品,有钱包,名贵的打火机,香烟,各种证件等等,还有手錶,这些东西都是我的,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昨晚被混混搜刮的事情,现在这些物品都原封不动的放在我身边。我的心没有任何高兴的情绪,此时的自己已经不在乎他物,财物的失而复得让自己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。

对了,灵位,我父母的灵位,这个时候我想起了对自己目前最重要的东西,昨晚自己再虚弱也要找回来抱在怀里的东西。我以那些物品为起点在房间巡视,扫了一圈后,最后在身体另一侧的柜子上看到了我父母的灵位。灵位被规整的摆放在柜子上,灵位前方还有一个崭新的香炉,还有各种各样的藏品,看到这一幕,我一下子鬆了一口气。

自己想要的东西都在,我心安了不少,思考完这些后,新的问题接踵而来。昨晚求我的女子是谁?我现在又在哪里?这一切太不真实了,让我摸不清头脑。我拖着虚弱的身子下床,穿上拖鞋,这个时候我发现自己的身上穿着一套睡衣,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,轻盈,彷彿自己身上什么也没有穿一样,十分的舒服,这个感觉就可以知道这套睡衣的名贵,而且还是崭新的。我此时一步步向着这个房间唯一的房门走去,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,我的手按下了门把手……

我没有敢有太大的动作,我小心翼翼,动作十分的轻柔,我不知道此时的状况,自己迟迟没有压下门把手,因为我不知道此时自己的环境是危险还是安全,难道一切都是可心的安排,昨天的那个女人是可心吗?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是想不起来那个女子的样子,但是感觉很熟悉,难道昨晚被可心找到了?想到这里,我心中有些紧张,但是细想一下后,那豪华的轿车和冰冷的气质我还是记得的,这些不是可心拥有的。

自己死都不怕了,还会在乎现在是否危险?想到这些,我压下了门把手,房门慢慢打开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女子的背影……


披肩的长发,虽然这个房间很温暖,但此时我却有一股冰冷的感觉袭来。看到那名女子的背影,虽然没有看到她的脸颊,但是一股熟悉之感油然而生,总有一种亲切之感,不知道因为什么。我此时站在门口,望着那个背影百思不得其解,我的印像中貌似没有这个人,而且看着她的办公桌和办公椅,还有这个豪华的房间,我貌似也没有这种社会顶层的朋友。

正当我思考疑惑的时候,那个女人慢慢的转回了椅子,一张倾国倾城的脸颊显露了出来。冰与火交织的双眸,青丝如瀑,白衣胜雪,脸上带着一股冰冷的气质,原本她应该是对着办公桌后面的落地大窗看风景,转身过来后,看到站在门口的我,她冰冷的面容显示出一丝波动,冰冷的气息消失得无影无蹤,看到我的脸颊显示出一丝娇羞,她的目光闪躲了一下,有些勉强的微笑了一下,但是刚刚笑出来又把笑容赶紧收了回去。我看着面前的这个表情现在无法固定的冰山美女,更加的疑惑了,她到底是谁?这个女人的模样我当然知道,那意味着她见到我十分的意外和紧张,有些手足无措。

这时我更加的意外了,面前的这个女人,无论是昨晚和刚刚,给我的感觉都是一个冰山美人,无形之中带着上位者的威严,可见她的地位一定很高,同时从这套别墅和昨晚的座驾来看,她一定是一个富贵的子女,而且昨晚能够让手下修理那些混混,甚至敢断人四肢,绝对不是简单的角色。在以前的时候,我根本无法与这类高层的人群接触,甚至想都不敢想,原本我认为自己公司的老总就是高人,但是与面前这个女人相比,貌似我原本的老总给这个女人提鞋都不配。

“你醒了……”正在我看着这个女人思考的时候,对面的女了终于开口说话了,而且语气显得十分温柔,而且雪白的脸色此时变得微红。

“嗯……”我只能轻轻的答应了一声,但是心中更多的疑惑,面前的这个女人真的是昨晚上的那人女人吗?昨晚的女子是那么的强势和冰冷,此时在我面前的却有些判若两人,不过她的穿着和髮型却和昨晚女人一模一样。

“你先去床上躺着,你的身体还很虚弱……”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,慢慢的适应了一些,这个女人脸上的表情慢慢的恢复了自然,只见她快速的走到我身边,之后双手抱住了我的胳膊,想要搀扶我。只是当她的双臂搀扶住我的时候,我和她的身体都僵硬了一下。在她抱住我胳膊的那一刻,或许她担心我的身体,所以内心急切,身体贴得太近,没有掌握尺度,她胳膊抱住我胳膊的同时,我感觉到一股丰满弹性十足的肉球顶在了我的胳膊上,很大,很软,很有弹性。虽然可心的胸部也很丰满,俩人的尺寸也不相上下,但是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同感受。

说一下触碰,让我的身体僵住的同时,内心升起了一丝恐惧,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,为什么救我,但是我可以感觉到她一定是一个强势的女人,有着只有男人才具有的刚气,从昨晚整治混混的时候也可以看出她的狠辣,此时无意中我占到了她的便宜,虽然是无意的,但是她万一追究起来……不过我心中的恐惧转瞬即逝,本来自己也不想活了,现在的命是捡回来的,失去了又有什么可惜的?想到家个时候,内心的恐惧也消失得无影无蹤,我转头坦然的看着她……

我认为自己会看到愤怒冰冷的眼神,但是我却看到的是一抹娇羞的眼神,虽然她强装镇定,但是眼中那股羞意还是被我看了出来。她的这股小女子的娇羞样子没有让我感觉到一股羞意,反而让我感觉到了更加疑惑了。这个女人在平时的时候,一定是十分适应交际场合的,表情转变的很快,身体僵硬一下后就扶着我慢慢往卧室走去,只是她丰满的胸部贴着我的胳膊,却没有拉开一丝的距离。

随着走路身体的摇晃,她丰满的胸部在我胳膊上摩擦着,但是此时我除了有一丝异样的感觉外,没有其它的感受,毕竟此时我的心已经死了,此时的说话和表现,似乎是自己残存的人性本能。

“请问您是……”当我被她扶到床上后,我终于压制不住内心的好奇,出口问道。

“你先休息……”当我问出那个问题的时候,面前的这个女人的目光里闪过一丝忧伤,但是这股忧伤转瞬即逝,她微笑着和我说道,语气中说不出的温柔。我慢慢的躺在床上,她为我盖上了被子,不顾我猜疑的眼神。刚刚问她是谁的时候,为什么她的眼中会闪过一丝忧伤?那股忧伤从何而来?难道刚刚是我的错觉吗?我或许是大脑最近太过劳累,我没有想起她是谁,但有隐约有一股熟悉之感。

“饿了吧,我去让人给你弄点吃的……”她给我弄了弄我头后的枕头之后和我说了一句话就转身离去了。温柔的语气,没有丝毫的架子,让我此时彷彿在梦境中,没有一丝真实感觉,一切太脱离现实了。我摇了摇自己的脑袋,此时身体感觉到十分的轻鬆,而且头脑也清醒了很多,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,时间过去了还不到二十四小时,自己现在的状态和昨天简直判若两人,除了内心之外,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灵丹妙药,这个时候我看向了自己手背上的那个针孔。

我不是一个好奇的人,也不是一个手欠的人,但是此时的我实在是太过疑惑了,我看了一眼房门,之后偷偷的转向打开了自己床边的抽屉,映入眼帘的是一本精緻的小相册。偷窥别人的隐私不是君子之为,但是此时疑惑和好奇让我暂时放下了一切。我拿起相册,翻开了第一页,我看到第一页的时候,我手中的相册差点被我掉在地上。因为相册的第一页,就是我的照片,是的,我的照片,我一张工作中的照片,而且看到这张照片的样子,貌似是偷拍的,而我压根不知道有人给我拍了这张照片,而且我都想不起来这张照片中的我,那个时候再乾什么,而且这张照片的髮型貌似不是在今天,好像是在前年,也或许是大前年……

紧随其后的,是一张这个女子本人的照片,照片中的她明显是在自拍,只为什么却是自拍呢?我翻到第三张,又是我的照片,是一张我在大连旅游时候站在海边敞开怀抱的一张照片,而且也是远距离偷拍的。看到这张照片,我能够记得起来,这张照片是三年前我去大连的时候,翻到第四页,又是那名女子的照片,而且拍照的地点也是大连的海边,只不过她明显也是自拍。第五张是我的照片,是我在泰山之巅向下仰望时候的照片,这张照片是两年前我去泰山旅游的时候,也是偷拍,第六页是那名女子的照片,地点也是泰山之巅,也是自拍。

我继续向后翻着,第七页是我,照片是一年前,偷拍的,第八页是那个女子的,和我同样的地点,也是自拍。第九页是我在黑煤窑暗访时候的一张照片,也是偷拍的,而第十章却不是那名女子的照片,确切的说不是她一个人的照片,而是我和这名女子的俩人合影。我以前没有见过这名女子怎么会有和她的合影?那只有一种可能,PS技术。

第十张过后,相册也到了心头……


我合上了相册,此时脑袋中的疑惑更深了,相册中我的照片明显是偷拍的,当时的我也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,甚至连我在黑煤窑暗访的那次,我都被偷拍到,难道说我身边一直有一个人在暗中监视我?而且照片中那个女人似乎都会到我走过的地方自拍,彷彿在追寻我的足迹,而且最后还PD了一张她与我的合影,这个女人到底是谁,我怎么不记得这个女子的任何回忆的片段?我什么时候与这样的女子有牵连?而且我身边一直有他的人暗中跟随者,她为什么要监视我?难怪他会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出现。

“咔……”正在我思考的时候,房门再次打开,那名女子走了进来,身后跟随者一名佣人,穿着专门的佣人服,推着餐车,当那名女子看到我手中拿着那个相册,脸上露出了惊讶和慌乱,单转瞬即逝,表情调整的很快,她让佣人吧餐车推到我的面前,就摆摆手让佣人出去了,在推餐车的过程中,我看到那名女佣看了我一眼,眼中带着深深的好奇和惊讶,只是不知道这份好奇来自哪里,

“吃点东西吧……”女子拿起餐车上的一碗粥,舀了一勺,放在嘴边吹了吹,之后把勺子递到我的嘴边,眼更多精彩加中带着一丝羞意,更多的事期盼,似乎是期盼我能给她面子,去吃下那不知道掺了什么名贵补品的粥。

“怎么了?害怕有毒啊?”我看着女子,使劲搜索这大脑中的记忆,只是没有半点痕迹,面前的女子说话了,她一手端着粥,一手拿着勺子,等了我半天,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眼中带着笑意,但是笑意的背后似乎闪过一丝忧伤。

“没有,能告诉我你是谁么?这是怎么回事?我们俩人认识吗,这个问题很冒昧,但我此时真的十分好奇……”我没有去喝粥,此时所有的疑惑让我根本没有思考其他东西,迫切的寻找现在的答案。

“你碰过和看过我的身体,那么你长大后就要娶我做老婆”那名女子收起来勺子和碗,眼神飘到远方,带着回忆,说出了一句与现实场景十分不相符的一句话,但是这句话让我更多精彩加似曾相识,突然一道流星划过我的脑海,我的思绪飘到我大约10岁的时候……

在我不到10岁的时候,我的父母就接连去世了,给我留下的唯一财产,只有一栋摇摇欲坠的小木屋,而我的父亲是伐木工人,所以加就在山林里,俗话说,穷在闹市无人问,富在深山有远亲,家里的贫穷让自己的亲属与我们都不怎么联繫,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因一次山林的意外去世了,父亲吧我拉扯到九岁的时候也病倒撒手而去,亲属们有要领养我的但是看到他们那些勉强的眼神,我还是谢绝了那些亲属,犊子一人生活在山林,守护我父母给我留下的那个小木屋,整天与鸟兽为伴。

那个时候的福利待遇和现在根本没法比,只有亲属偶尔会送些必需品来给我,大多数的时候还是靠自己,还好,我以前和父亲学会了不少山林生存的本领,所以一直也相安无事,只想着自己长大后,能走出山林自己闯出一番天地,当然,我做到了,这是后话。为了寻找食物,偶尔会到山林布置些陷阱去捕捉一些小动物,甚至会布置大陷阱捕捉大型动物,有一天,我去查看一个父亲留下的可重複使用的大型陷阱,结果在陷阱里发现一个有些奄奄一更多精彩加息的小女孩,年龄比我还小。

我赶紧跳下陷阱,查看看一下,还有鼻息,我弱小的身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菜把女孩背上地面,之后背着她赶紧会到自己的木屋,我把他放在木板床上,此时她的嘴唇已经乾裂,应该是缺粮断水导致的,不知道她掉进陷阱多久了,我拿了谁餵给她,弄了些流食餵食她,在这座森林,我和我的父亲从小生活在这里,父亲不知道救过多少在这个树林迷失的陌生人,甚至有好些被救治的人专门回来看望和感谢我们,我在父亲哪里也学会了不少的野外生存本事,这也是我父亲倒下之前,费尽心思教给我的。

在我餵水的过程中,那个小女孩微瞇着眼睛看着我,眼神十分的虚弱,但是却带着与年龄十分不符的鉴定,那个眼神我至今难忘,她虚弱的眼神一直看着我,脸色稚气,但眼神却显得十分的成熟,她的腿部在掉下陷阱的时候有些擦伤,这么多天,已经有些感染,木屋里根本没有药,我也无法把她独自扔下去寻找医生,更无法把她背出森林,从我住的小木屋到外面,需要一小时的路程,开始的时候亲属还会费力给我送些吃的喝的,但是后来慢慢的更多精彩加就少了,知道现在没有再来过,或许在他们心中,我这个孩子已经死了,从小经历了人情冷暖,也让我提前成熟了起来。

最后我只能用土办法来救她,我脱去她的衣服和裤子,当时年纪小,但是也知道害羞,但是为了救他,也没有想那么多,毕竟她是掉进我设计的陷阱里,说起来,一切都是我的责任,当我脱她的衣服的时候,她稚气的脸上带着不情愿,只是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,只能轻轻的摇头,眼中带着一丝倔强和哀怨,我自己当时也十分的不好意思,单还是坚持给他清洗伤口,用口嚼着草药,最后用药汁给她的身体消毒,当我给她该上被子后,我自己也脸色潮红,只是当时年纪小,没有什么性冲动罢了。

她当时伤的不轻,腿部不止皮外伤,骨头也受了伤,最后我不得不每天给她进行二十五分钟的腿部推拿按摩,每天我会尽量给她找好吃的东西,捕捉到的动物,採集的果子,每天都乐此不疲的为她採摘和打猎,当时只是为了弥补心中的那份愧疚,在我的照顾下,她的身体一天天的好了起来,时间过了三天后更多精彩加,她已经能够起身,只是她偶尔看我一眼,大多数的时候都不理我,甚至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,,让我认为她是一个哑巴,但是他还是可以听见声音的,她偶尔露出的神情显得很冷清,年纪这么小就如此,长大还得了?

时间过了大约一个星期后,一些穿着统一的人来到我的小木屋,身边还有很多的警察和武警,领着军犬丝毫不敢懈怠,当人群中的一个美妇看到小女孩的时候,一下子扑到了床上抱着那个小女孩,哭的梨花带雨,除了一个貌似美妇丈夫外,其他的人都退出了木屋选择了迴避,后来我才知道,这个男人和美妇就是女孩的父母,他们一家三口来旅游,小女孩中途跑开迷路,最后掉到我的陷阱,她的父母已经寻找了整整十天,这样算起来,她大约掉进我的陷阱两三天,一个七岁的小女孩,却坚持下来没有死,这需要多大的意志?

她的父母给我留了钱财,被我拒绝了,因为我根本不与外界接触,根本不需要钱财,她的父母最后给我留下他们全部的生存物品,算是对我的感谢,我也谢绝了他们带我离开森林的要求,当她父母準备离开的时候,她却让父母都退出了房间,语气说不出的霸道,而她父母可能也是溺爱她到了极点,只能无奈的乖乖退出了房间,关闭了房门,把时间留给了我们俩……

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,仅供参考,希望对您有帮助!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!